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新闻

55体育| 德隆复辟?新潮能源再陷泥潭
本文摘要:2012年是德隆系复辟的“元年”。

2012年是德隆系复辟的“元年”。这一年,它将上市公司斯太尔收入囊中。

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德隆系又相继围猎了数家上市公司,如德奥通航、中捷资源、皇台酒业、新潮能源等。除了新潮能源暂时逃脱“魔爪”,那些已被德隆系完全掌控的公司,最终无不面临业绩亏损、股价暴跌、濒临退市的厄运。

德隆系也逐渐从投资者心中的“资本帝国”酿成避之不及的上市公司“魔咒”。德隆系对新潮的控制始于2014年。

2015年通过刊行股份购置资产,在完成新潮能源业务重组的同时,多家德隆系控制的企业以股东形式进入了公司,从而也拉开了新潮能源的噩梦。2016年6月,新潮能源与方正东亚信托(现为国通信托)签署《方正东亚·华翔组合投资荟萃资金信托计划信托条约》,公司以自有闲置资金2亿元购置信托计划第1期。除了新潮能源外,德隆系控制的上市公司斯太尔、中捷资源也在2016年先后以类似方式购置了信托产物。

2017年11月,新潮能源与德隆系公司霍尔果斯智元创业投资团体有限公司(以下称“智元投资”)签订了《信托受益权转让协议》。然而,智元投资厥后一直未支付转让款。而斯太尔和中捷资源也泛起了无法实时收回本金的情况。2016年12月,新潮能源以6亿现金参股哈密合盛源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称“哈密合盛源”)。

哈密合盛源是德隆系元老张国玺(原德隆三驾马车之一的新疆屯河总司理)、李世新控制下的一家铁矿公司,号称拥有“雅西铁矿”的采矿权。然而在新潮能源支付了6亿生意业务款子后,采矿权却于2017年底遭注销。新潮能源不仅损失了6亿元,还陷入了哈密合盛源的债务纠纷,先是被法院冻结了公司账户,后又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2017年6月起,德隆系公司长沙泽洺创业投资合资企业(以下称“长沙泽洺”)划分向新潮能源子公司浙江犇宝和浙江众义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称“浙江众义达”)乞贷1.7亿和5亿,用于投资斯太尔股票,并答应一定收益。然而,这两笔乞贷均未送还。最终,浙江众义达将长沙泽洺及浙江犇宝等列为配合被告,要求负担连带清偿责任。

2017年7月,新潮能源子公司浙江犇宝再无任何担保的情况下向北京新杰投资中心(以下称“北京新杰”)出借1亿元,之后又找盛杰(北京)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称“盛杰投资”)提供连带保证责任担保。然而,乞贷方和担保方均为德隆系公司。甚至在同一时期,前述哈密合盛源的法人代表李世新同时也在盛杰投资担任监事。

履历多次延期之后,这1亿元乞贷也打了水漂。2017年10月,新潮能源时任高管在未经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的情况下,为德隆系公司北京正和兴业投资治理有限公司(以下称“正和兴业”)提供“暗保”。后正和兴业因违约被恒天中岩投资治理有限公司诉为被告,新潮能源也因提供“暗保”与德隆系掌门人唐万新一同被追加为被告。

“掏空”事件连续不断地上演,最终激怒了新潮能源的中小股东。2018 年 6 月 15 日,新潮能源 9.5 万多名股东,以 62%投票到场率、凌驾 85%的赞成票比例通过了改组董事会、监事会的议案。

刘珂等临危受命,组成了现任董事会和治理层。在履历了德隆系和前任董监高的肆意破坏后,新潮能源已千疮百孔。新潮能源投资哈密合盛源、乞贷北京新杰、向智元投资信托受益权转让等约 11 亿元对外投资无法定期收回投资本金和收益。

55体育

同时,新潮能源还深陷哈密合盛源供应商纠纷、恒天中岩担保纠纷等被诉案件,致使多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境内融资难题,发生流动性风险。此外,由于本该用于美国油田开发的有限资金挪作他用,美国油田大量土地面临被收回风险。由于前任治理层违规对外担保等行为,新潮能源还面临被羁系部门立案观察的合规风险。

最令人头疼的是,只管新潮能源曾经深受德隆之害,现任治理层也坚决地推行着“去德隆化”。可是,市场却普遍怀疑新潮能源和“德隆系”存在署理关系。而这种疑虑也映射到了新潮能源的股价之上,致使股价始终于低位彷徨。经由现任治理层近两年的努力,新潮能源的“历史遗留问题”获得了较好解决,重大谋划风险获得化解,油气业务欣欣向荣,公司业绩也连创新高。

然而,现任治理层全力清除德隆影响的事情触动了德隆系的神经,再加上对于新潮能源现任治理层的“胜利果实”垂涎已久。德隆系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开始争夺新潮能源的控制权了。2019年7月,10家德隆配景的中小股东联名要求召开暂时股东大会,提案撤职刘珂等多名现任董事会、监事会成员。该要求后因不切合《公司法》及《公司章程》的有关划定等原因而被驳回。

2020年4月16日晚,据新潮能源通告显示,4家中小股东团结向公司提交了暂时提案,拟在即将召开的年度股东大会上改组董、监事会,并提交了新任董、监事候选人的名单。只管公司正按法定要求推行相关法式,但上述股东及“被提候选人”以片面召开记者公布会的形式,企图通过裹挟媒体来为提案的正当性背书。

据新潮能源某机构股东透露, 2019年以来,上述股东、“被提名候选人”频繁造访公司持股比例靠前的前数十家股东,并提供了多份攻击现任治理层的不实质料,包罗捏造公司董事会人员存在未披露的关联关系,质疑公司酒类业务真实性等等,希望以此作为团结提案阻挡现任董、监事会的依据。此外,上述人员还向其他股东散发《资产重组实施建议书》。该重组方案建议公司退出油气行业,进入铁矿采选行业,避开股东大会而仅经董事会审议决议后,处置境外油气资产,并收购承德天宝矿业团体有限公司。新潮能源通告的“暂时提案”中董、监事候选人名单,其中有三小我私家的特殊配景尤其引人注意。

他们划分是傅斌、刘魁、陈启航。资料显示,傅斌是德隆旧部,在德隆事发前曾在德恒证券任。


本文关键词:55体育

本文来源:55体育-www.dongchy.com